38番外二
作者:李煦之 更新:2019-10-29

(一)小外星人李清的回归

2033年。./

人们的品位变得很奇怪,不再拘泥单独的一种形式,超越了时间空间和种族,突出的表现在穿衣打扮风格上。

原始的、复古的、现代风、未来风……古今中外,天上地下,没有你看不见的,只有你想不到的。

比如眼前朝着这个方向走来的……男人。

皮草裙、赤脚,一炮冲天的粗短辫子,从额头开始蔓延到脚趾头的油彩,抽象派的绘画风格,除了他黑白分明的眼睛,你根本看不出来他原本是什么颜色的——皮肤、头发、嘴唇、指甲,地球上各种新品种的植物能够轻易的提炼出人们想要的颜色,纯天然,无污染……

坐在绒绒树——新品种一个,一根树干,树干上是一个毛茸茸的大球,看起来就像棉花糖一样,不再拘泥于绿色的植物,五颜六色,粉粉的,只有天生对可爱事物没有抵抗力的小孩和女士们喜欢。

青年坐在绒绒树下的蘑菇椅上,看了看时间,时间已经过了五分钟,但他约会的对象还没有出现。

一株喇叭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顺着绒绒树的树干攀沿而下,花瓣舒展开来,凑到了青年的面前,花心里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:

“遥遥。”

神奇生物之一,可以当通讯工具使用的喇叭花,只要奉献鲜血一滴——当然,其它带有你气味的东西也可以,不过鲜血是最保险的一种,这听起来有些邪恶,但事实就是这样,一滴鲜血,喇叭花就能记住你的气味,无论你身在何方,想要和你通话的人把你的血、眼泪、汗液……等等,这些东西滴入喇叭花的花心里,两方就能接上线。./

好处有,坏处也有。

比如现在,叫遥遥的青年很显然不大想接这一通电话,可是他不能像几十年使用手机那样,装作没听见铃声,故意不接电话,或者一个小小的“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听”的把戏,避开某个来电。

“什么……”他有气无力的哼哼。

“我只是确定一下你是不是和上次一样爽约了。”

“没有。”路遥撇撇嘴,换了只手托着脸颊,无聊的打了个哈欠,“我很乖的在等,对方迟到了。”

“希望不是报应来了。”那个声音嘲笑,“大龄剩男。”

路遥头上的青筋跳了跳:“我乐意!为什么非得逼我相亲?!我不想结婚!”

“为了全人类的延续和发展。”那个声音一本正经的说道,随后轻轻笑了笑,戏谑揶揄的说道,“恶人总是我来当……遥遥,要知道聂叔站在你……啊咳咳!”对方重重的咳嗽起来,语气严肃而温和,“遥遥,好好和人家姑娘相处,别让静姨伤心,她一直希望你能找个好人家。”

路瑶:“……”

路瑶:“姐?”

“嗯。”李冰的声音。

“姐夫也在?”路瑶坐的端正了一些,脸上露出了笑容,“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?有没有发现什么好玩的生物?”

地球还是地球,地球上的生物却像来自虚幻的世界或者外星,奇奇怪怪的,目前还没有发现有危害有攻击性的动植物,李冰和阿千近年来一直在从事寻找与发现的工作,毕竟他们两个体质异于常人,力量强大,不怕危险,恐怕是幸存的人类里能量最强大的两个了。

“没有。”李冰沉默了一下,聂政在旁边咳嗽,说我去看看晴庭在忙啥你们聊,悉悉索索的很快那边就安静了下来。

路遥喊:“姐?”

“我一直在想,妈妈为什么会忘记清清,把你当成是她的孩子。”李冰说话一向直白,某些路遥极力回避的事情,她却能用平静的语气陈述出来,比如“李清”这个名字。

其他人的记忆、其他人的疼痛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化,但路遥的记忆里,其它事情都慢慢的褪了色,唯独那个小小的女孩,她的音容笑貌,日渐清晰,失去的那一刻,撕心裂肺的痛苦,也在一遍又一遍的回忆里,愈发的深刻、透彻,童年时期不明白的东西,他渐渐的懂了。

不是他记忆深刻,不是他不想忘记,他仿佛中了一种不能遗忘的魔咒,身体上偶尔会显露的古老纹路就是证明,于是心里有了隐隐预感,她还会回来。

“童年的记忆,不该如此深刻的。”李冰思索着,就在路遥以为她会说些什么的时候,李冰语气一变,换了话题,“你尽快找一个吧,妈妈想看着他的儿子结婚,她很担心你娶不着老婆,一辈子都是孤孤单单的光棍。”

路遥自嘲:“不是为了人类的繁衍和发展啊!”

他满脸郁闷,李冰妈妈年纪大了,人有些不清醒,唯一记挂的就是“儿子”的终身幸福,神经变的异常敏感脆弱,后来到了一提起路遥就忍不住心疼的落泪的地步。

这才有了安抚李冰妈妈情绪的相亲,以及路遥那些叔叔伯伯哥哥们的“监督”,大叔们上了年纪就喜欢看小辈的好戏。

李冰哼哼:“你当自己是种马还是种猪?”

路遥:“……”

李冰又哼了一声:“我觉得你这辈子得断子绝孙。”

路遥:“……喂,姐……”

李冰继续哼:“年近三十连个女朋友都没有的老处男不是不行就是基佬。”

路遥:“-_-#”

李冰叹气:“找个伴吧,无论是男是女。”

“喂……”路遥无力。

“你好。”头顶一个略带歉意的声音传了过来,“我来晚了,久等了吧?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路遥马上做端正了,微笑,然后笑容僵住:“……我是来相亲的,你……认错人了吧?”

对面站着的是一个阳刚俊美的青年,头发是刺拉拉的板寸,咧嘴一笑,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,这样的笑容给了路瑶莫名的熟悉感。

“我们……见过?”

“哦……”对方坏坏的笑了一下,“我又没有告诉你,其实我是外星人。”

路瑶:“……”

那人继续坏笑,促狭道:“有个地球男孩说长大做我老婆来着,该他兑现诺言的时候了,所以……我回来了,遥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