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〇章、暗道
作者:菊文若 更新:2019-10-29

  当我默然自思这个今古园如何是这般模样时,只见余老叫花走到石壁前,在“古今园”三个白石中的“园”上用手一推,伴随着石头摩擦的声音,竟然把这块白色圆石推了进去,大约推进去寸余。随后,那石头便像顶在里面的石槽里,不复前进。

  我惊呼道:“原来这些石头还是可以活动的。”

  余老叫花道:“我初次来时,未晓其中奥秘,只发现墙壁上这些石头可以推进去,但任凭我如何推动这个那个,石门始终不开,竟不知怎样才能进去。于是,我就在这儿的一棵古木上,筑了个巢,栖止于其上,终日观察这堵石壁的动静。约有一个多月,终于等到有些人前来,才发现原来推动这些卦石,是有讲究的。”

  我问道:“推动这些石头,有不同寓意么?”

  余老叫花道:“据我观察,只要是上门来做客的,都要先按‘园’字,然后再从旁边两个太极八卦图上,分别按下两个卦石,一上一下就构成六十四卦中的一个。根据这些卦象,园中人便知道客人的不同来意。”

  余老叫花边说着话,又来到旁边两个文王太极图前,先伸手在上面的太极八卦图的乾卦上一推,那卦石便听话的陷了下去。然后,他又如法炮制,把下方的太极八卦图的离卦给推了进去。

  《周易》乃儒家五经之一,那时在私塾里,我皆要学习。我记性又好,五经全都能背诵下来。而且我大明科举考试中有五经房之分,考生可以根据自己的擅长,报考其中一项,以便考官录优取良。不过,这些考试早就与我无关了,我现在正浪迹江湖,过着另外一种生活方式。

  我见状道:“乾上离下,乃同人之卦,君子以类族辩物。就是告诉里面人,来客是与主人意趣相投,有同一爱好的么?”

  余老叫花点头道:“正是如此。这个易经的六十四卦,我老叫花却真是不懂。我是专门去问过武当山的安清道长后,才知道要按这两个卦石就表示此意。”

  我们说着话的功夫,石壁突然响起沉重的隆隆之声,一扇石门在我们面前渐渐开启,以中间为轴转缓缓转动着,石门约厚尺余,里面是竟然有个石室。这种场景,我只在市井说书人那里听过,像东汉末年的张角,也是在一个石室中遇仙,得了本天书,然后成为黄巾贼的老大。从前以为这些都是吹嘘妄谈,如今我居然真的遇上了,我惊奇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,恍如梦中。

  余老叫花才不管我醉心在胡思乱想中,一把将我拉入石室内。登时,我觉得眼前变得一暗,这才开始注意起里面的一切。

  这个石室的地面铺着平整的石板,高约两人,似可容二三十人。环顾四周,我注意到在石室的墙壁两边,约一人高的地方,各突出两片砖石,托着一个黝黑的铁碗,盛着不知名的酱色油脂,中有灯芯,火焰微摇,共有四盏。

  借着油灯那昏黄的光,我在对面的墙壁上又看到三个石门的痕隙,略小于进来的那道石门。难道又有什么机关按钮来打开其中的一扇门么?可是我并没有看到墙壁上刻了什么图案,有什么活动石块之类的。

  这时,身后的石门又开始转动,声如闷雷。我回头一看,那石门正在缓缓关合。我惊呼道:“前辈,我们要被关在里面了,快跑。”

  说罢,我欲拨脚奔出石室。余老叫花一把拉住我的胳膊,示意我莫要惊慌,不要跑动。于是,石室便随着石门慢慢关闭而显得昏暗起来。那些油灯便在黑暗中显得越加明亮动人。最后,我和余老叫花竟然被关在石室中。石门关上后,里面还透出一些金石的声响,似乎在石门内部还有铁闩横贯。

  现在的石室,光影幢幢,空气中弥漫着油脂的香味。我本有些忐忑不安,但看余老叫花很是泰然自若的样子,担忧的心情也随之舒缓,只是不知道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。

  我正欲开口问余老叫花,面前左边那扇石门开始有了动静,竟然又旋转起来,露出一条深邃的通道,宽可容两人并行。

  于是,余老叫花和我走入通道中,里面并不很昏暗,干燥且温暖如春,约十五步就有壁间油灯一盏,左右交替排列,一眼看去,两列灯光直通向前方,不知有多远。

  余老叫花道:“再走一段路,就可以到了。”这里面很安静,即便是很小声的说话,也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  我新奇的看着四周,问道:“万一是仇人假冒来客,走了进来,那怎么办?”

  余老叫花笑道:“如果是这样,他们全都会有来无回的。走到前面你就知道怎么回事了。”

  我们才走经了几盏灯,进来通道的石门便缓慢开始关闭,令我好奇的向后张望了一下。

  在通道中直走了一段路程后,我们又到得一个石门前。然后,经历了石门的再次开启,我和余老叫花步入另一个通道,发现路在我们的右方,却是一道长长的石阶,左右依旧是油灯盏盏,抬头望去,并不很高远,似是要通向上面某处。

  当我奋斗拾级而上的时候,又听到身后石门关闭的轰鸣声响。现在,不管在这通道里会发生什么,我的身边有余老叫花这个大靠山在,不仅武功高深莫测,又来过几次,使我心里颇有安全感。我只觉得这些石门开开关关的,这个今古园的人真是不怕麻烦。

  在这道台阶的尽头,是一个平台,转折过来又是一道石阶。如是三转之后,我和余老叫花终于又面对着一扇石门。

  石门照例缓缓转开,一阵寒风从缝隙钻入,吹在脸上,冰冷刺骨,让久在温室中的我打了个冷战。随后,我看见了久违的天日,很是激动,说明今古园并不是我想像的洞天府地。

  从石门走出去,我的感觉当时就很不好,深有圈养鸡鸭的待遇,又像鹦鹉、八哥,不得自由。原来,石门外面是个铁笼,与石壁相连成一体,栅栏紧密,粗若枪杆,精钢铸就,结实无比。原来我刚才在地道中所说的,若是仇人冒充客人前来,入得此笼,估计会极其被动,有性命之虞。

  只见铁笼外走上前来一位衣着华美的中年人,向内一看,谦声道:“原来是余老先生来访,请稍候,这就来迎。”

  余老叫花笑道:“孙总管,我老叫花又来打扰了。”而这时,身后的石门又重新开始关闭。旁边马上过来两个仆从,在外面各开一锁,将我和余老叫花从铁笼中放了出来。

  余老叫花向孙总管介绍我道:“这位是河洛剑派弟子胡望曦,这次特请来与顾园主解闷。”我仍是习惯性的作揖为礼,令孙总管有些意外。

  寒暄时,我看了看周围,发现这铁笼坐落在一个院子里,两边各是一片厢房,中间一条石径。石径上的积雪早已打扫干净,院门那边四个仆从侍立,并未佩刀带剑。透过积雪重重的远近树木,院外似乎有亭台楼阁,果然是个庄园,应是建于某处山岭之巅。

  随后,孙总管引着我和余老叫花向院外走去。我知道,接下来该是轮到我出场的时候了。余老叫花的重大心愿此刻就寄托在我身上,看在他一路上招待我吃的丰盛野味份上,我要尽力而为,不然这群动物们丢了性命,被我吃到肚里,就白白牺牲了。

  (新书求点击、、求打赏、求评价!谢谢童鞋们的热情支持!O(∩_∩)O~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