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--若离(大结局)
作者:孟中泠 更新:2019-10-29

早春三月,草长莺飞,山明水秀的大理宛如一幅徐徐展开的工笔画卷。 剑湖旁宁静的白尼小寨,一处柴扉半掩的茅屋内隐隐传出人声。

“娘子,你对着镜子照了有大半个时辰了罢?就不觉着累?”林锐抱着女儿转悠到南佳木身边,语气无奈。

“不累,女为悦己者容嘛。”南佳木乐滋滋地篦着长发,不以为意。

“唉,其实容与不容分别不大……”林锐叹息,倏地瞥见镜中人已是柳眉倒竖,忙干咳一声,“为夫的意思是娘子天生丽质,勿须修饰太过……”

“真的?”南佳木蹙眉问。

林锐笑着正要答话,却不料被怀中粉妆玉琢的小人儿抢了个先:“笨!当然是假的了。爹爹是想说丑人多作怪!”

“死丫头!眼里还有我这个娘不?又皮痒了是不是?”南佳木气得弹身而起,抄起木梳作势要往小妮子身上招呼。

“救命啊爹!娘又要打若离了!”小妮子尖声惊叫,一把勾住林锐脖颈,把个肉团团的身子扭得和绞股糖一般。

“若离不怕,若离不怕。”林锐柔声哄着小妮子,复又转过身看向佳木,嗔怪道,“若离还小,吓唬她一下就算了,怎么能动手打她呢。”

“我哪有?”佳木拿梳子的手不停抖呵,指着小妮子,禁不住又是好气又是好笑,“你问她,我何时动过她一个手指头了?”

“打了!打了!娘昨儿揪若离耳朵了!”小妮子继续赖在林锐怀里撒娇,“爹,看这里,看这里,若离的耳朵都一个大一个小了。”

南佳木对着林锐心疼兼责备的眼神,嘴角抽搐,竟说不出一个字来!天晓得,昨儿这小坏丫头不肯吃饭,自己端着个碗跟在她屁股后面围追堵截了半天,实在气不过,才拧了她耳朵那么一小下,轻得不能再轻了,当时这丫头就笑着溜得不见影了。现在……居然……南佳木郁闷不已,咋就养了这么个活宝女儿呢?三岁就这样古灵精怪,再大些还不得上房揭瓦?不行,不摆平这小妮子,做妈的威信何在?想到这里,南佳木干笑两声,凑到严阵以待的父女俩跟前,轻抚若离的小脑袋,轻声慢语道:“乖乖,待会和娘一道去逛三月街好不好?”

“不好。”

小妮子的断然回绝让南佳木顿感好没面子,强捺一把拽过小妮子,摁在腿上刷PP的冲动,继续低声下气道:“为什么不好呀?娘买雕梅给若离吃,再带若离上二伯家玩。”

“若离才不跟娘去,若离要和爹爹一起去。”小妮子一双杏仁大眼滑碌碌转着,一副警惕性极高的样子。

“你……”南佳木气苦,掉头坐回椅子上,再不搭理眼前这小冤家。

“爹,娘生气了。”小妮子攥着林锐衣襟,愁眉苦脸道。

“嗯,若离说怎么办呢?”林锐轻点女儿的鼻子。

“你去哄她!”小妮子搓着肥肥的手掌,神色兴奋。

“那怎么行?惹你娘生气的是你不是你爹。”

“但爹的话一向有用啊。”

听这父女俩一搭一唱,南佳木哭笑不得,大吼一声道:“你们俩有完没完!”

“爹快看!娘的头发都竖起来了哦。”小妮子肥手一指,对着南佳木作大惊小怪状。

“死丫头,再这般没大没小,非送你去临江五伯家不可!”南佳木怒气冲冲道。

“若离才不要去!”小妮子撅嘴,勾着林锐脖子,雄纠纠地将头转向一侧。

“不去临江,那就到云州夏伯伯家,让你夏伯母好好给你上上规矩!”南佳木板着脸道。

“爹。”小妮子抱住林锐,将个粉嘟嘟的脸蛋儿凑过去,可怜兮兮道,“娘不要若离了。”

“你娘哄你呢,若离乖,哪都不去,就在塞子里陪着爹爹可好?”

“好!”小妮子开心得直拍手。

“好!你就惯着她罢,等大了嫁不出去,我看你烦不烦!”南佳木冲着林锐干瞪眼。

“我林锐的女儿还能嫁不出去?”林锐笑着反问,一脸自豪之意。

南佳木皱眉不语,心内暗道,你以为你谁啊?皇帝的女儿不愁嫁么?

“爹,若离想哥哥了。”小妮子突然问道,“哥哥什么时候再能回来陪若离玩啊?”

南佳木闻之一怔,心底柔柔发痛。是啊,该是什么时候?蔚儿年前送去少林,快半年了呢。这孩子早产了近一月,素来体弱多病,偏又被智山师伯看中,硬是收去学艺,也不知天天要担多少趟水,吃不吃得消呢……

“娘子。”林锐轻唤。

“嗯?”南佳木暮然回首。

林锐看穿佳木心思,安慰道:“蔚儿是男孩子,多历练历练总是好的,有师父他们提点,也是他的一番造化。”

“爹,若离能不能去太师父那儿陪哥哥练武呀?”小妮子异想天开乐呵着。

“去!”南佳木喝斥道,“女儿家成天舞刀弄枪的像什么话?没事学着绣绣花!”

“娘不是也不会么……”若离委屈地小声嘟哝。

“对啊,就是因为娘不会,那才希望你能会。”南佳木大言不惭道。想当初老妈对舞蹈一窍不通,不也一样逼着自己去学舞么?看来,为人父母都有这样的爱好,总想把孩子当作橡皮泥一般,捏成想象中的形状才有成就感。

“哼……”若离不服气地嗅着鼻子。

艳阳春暖,陌上花开。

巷口的大青树下,一片欢声笑语。五彩的鸡毛毽子上下翻飞,几个年龄相仿的小女孩玩兴正浓,时不时爆出一阵欢呼,震得青树叶子都簌簌发响。不远处的树荫,一架木制的轮椅,有人默默地注视着这群开心的孩子,面带笑意。

“啊!”一个扎着双丫髻的小女孩突然大叫起来,惊得轮椅上的青衣人不由得也倾了倾身。

一众小伙伴显然都被刚刚尖叫的女孩子刺激到了,纷纷停了动作,盯着她瞧,其中一个年龄稍长些的走上前去,问道:“怎么啦,若离?”

“我的头上有东西。”被唤作若离的小女孩僵直着身子,不敢动弹,小心翼翼地答道。

“我看看。”小姑娘伸手从若离发上取下一小团毛绒绒的物事,惊喜道,“快来看,是只小鸟!”

“真的是只小鸟!”

“怎么会到若离头上的呢?”

“一定是大青树上掉下来的。”

女孩们七嘴八舌地说着,正议论着该如何将小鸟放回鸟巢去,远处传来人声:“大妮、小妮,回家吃饭了。”

“若离,我们先家去了啊,你们慢慢想法子。”大妮、小妮蹦蹦跳跳跑开了。

“若离,不早了,我也要回去了。”

“我也走了。”

片刻功夫,一众小伙伴散了个干净,只剩若离捧着只小鸟愁眉苦脸地站在树下。

“唉。”若离郁闷转身,小大人般地叹气,抬头正对上树荫里坐着的青衣人,青衣人眼噙笑意,正温和地看着自己。

这个叔叔长得很好看呢,他在看着我笑,他坐了很久了,为什么都不起来走走呢?若离眨巴着眼睛,心道。

“叔叔。”若离走近青衣人,问,“你能帮我把这只小鸟放回大青树上去么?”

“能。”青衣人笑了。

“那,快点,我们走吧!”若离大喜。

“叔叔走不了,只能慢慢过去。”青衣人缓缓转动轮椅应道。

若离吃了一惊,这么好看的叔叔竟然不能走路呢,心底不由得有些难过。

“叔叔,那你怎么把小鸟放回去呢。”若离神色黯然。

“若离别担心,叔叔可以飞上去。”青衣人柔声安慰道。

“叔叔知道若离的名字?”若离惊奇道。

青衣人略怔了怔,笑着反问:“方才,大妮、小妮不都是这么叫你的么?”

“嗯,对的。”若离欢快道。

“若离的名字很好听。”青衣人停在树下,一丝淡淡的忧伤不知何时始在眼底盘桓。

“是我娘起的。”若离扬首,乐滋滋应道。

“若离,把小鸟给叔叔罢。”青衣人面向若离,伸出手。

“嗯,给。”若离放心地将小鸟递到青衣人手里,只见青衣人一掌轻轻拍向椅背,整个人纵身而起,轻灵地落在密叶之中。

“叔叔好棒!”若离拍着巴掌,兴奋得又跳又嚷。“谢谢叔叔!”

“别跳了,已经披头散发了。”青衣人返身落定,笑着道。

“呀!”若离摸向发辫,尖叫出声,方才踢毽子踢得热火朝天,再加上小鸟掉在头上一扑腾,头发乱得和大青树上的鸟巢是差不离了。

“那么办呀,回去娘要骂死我了。”若离惨兮兮道。

“过来,叔叔帮你重梳一梳。”青衣人向若离招手示意。

“噢!”若离乖乖地凑到木椅旁。

青衣人手势娴熟地为若离结着辫子,末了,问向若离:“头绳呢?”

“跳得不晓得到哪里去了哦。”若离不好意思道。

青衣人无奈摇头,又问道:“手绢有么?”

“有!”若离忙不迭应声,从怀里掏出一条揉得皱巴巴的帕子递给青衣人。

“好了,若离喜不喜欢?”

“喜欢,谢谢叔叔!叔叔梳的辫子比我娘梳的好呢。”小丫头美孜孜地摸着麻花辫儿道谢。

“不早了,若离快些回去罢。”青衣人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。

“叔叔还没吃饭吧?和若离一起到二伯家去吃好了,我二伯家就在前边。”也不知为什么,若离觉得和眼前的叔叔在一起很开心,忍不住发出邀请。

“不用,叔叔也该走了。”青衣人轻声回绝。

“那……叔叔再见!”若离踮起脚尖,飞快在青衣人脸上啄了一下,咯咯娇笑着跑开了。

青衣人静默不语,良久,身后一道沉稳的男音响起:“那是小妹的女儿。”

“是。”青衣人声调中隐约透着疲惫。

“这就走了么?”

“是的,二哥。没料到他们会来,那……还是离去的好。”青衣人语气坚定道。

身后之人不再应答,低低的叹息伴起寂寥的脚步声渐行渐远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娘!若离回来了!好想你啊,娘。”若离从宋浩山怀中跳下,欢喜地向南佳木扑去。

“哎哟喟!口水,口水……”南佳木一面抱起小八爪鱼,一面不停地用手背抹脸,“二哥,若离这几天在你那闯祸了没?”

“娘!”小妮子又撅嘴不乐意了。

“没有,若离很乖的,还帮我整理药材来着。”宋浩山笑答。

“二哥,坐会罢,待会林锐就回了。”

“改天罢,铺子里还有些事要打点一下。若离,跟二伯再见。”宋浩山轻拍若离的小脑袋道别。

“二伯再见……”若离依依不舍地挥手。

前脚送二哥出门,后脚就发现小妮子居然在院子里爬树!南佳木气不打一处来,飞身将吸附在树干上的小妮子一把拎了下来。

“痛啊!娘!”若离揉着肩膀大声嚷嚷。

“女孩子家站没站相,坐没坐相……还爬树!说!谁教你的!”南佳木扬起巴掌,瞪着眼恫吓道。

“不是啊,娘。今天若离和大妮她们踢毽子,树上一只小鸟就这样……”若离连说带比划着,“嗵地一声落到我头上了,一个叔叔好厉害,就这样……”小妮子又原地蹦哒了一下,激动道,“腾地就飞到树上去了,把小鸟放进去。娘,你看,那个叔叔还帮我重梳了辫子呢。”

“是么?”南佳木一脸狐疑,伸手抚过若离的小辫,落到发梢处那一只同心结时,手不禁颤抖起来,“若离,告诉娘,那位叔叔长得什么样?”南佳木哑声道。

若离陡见母亲神色,登时惊道:“那个叔叔长得很好看,眼睛大大的,鼻子高高的,还有……还有……噢!叔叔坐在椅子上,不会走路,但他会飞!”

“若离……”南佳木伸臂将女儿揽入怀中,泪流不止。

“娘?您怎么啦?”若离急着帮母亲拭泪,“娘,不要哭,若离以后一定会乖,再也不惹您生气了……”

“佳木?”

“爹!”若离惊喜唤道。

“怎么了?”林锐轻揽佳木腰肢,将她扶起,低声问道。

“没事……”南佳木拥紧林锐,再也经不起失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