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 梦三
作者:镜中非静 更新:2019-10-29

  冷庄的规矩:

  一、少庄主五岁后,必须头戴纱帽,见其面目者,死。

  二、少庄主成年时,必须认人为主,不认,便以初见面目者为主。

  三、少庄主成年后,未认主者,死。

  四、庄主接任后,可为其主任意使用庄中一切。但,育有其子后,冷庄一切都将由其子继承,再无可使用冷庄一切之权利。庄主将彻底脱离冷庄,与冷庄在无瓜葛。

  她见过狐仙,很美很美,就象传说中的那样那人着迷。虽然他总是将自己藏在丑丑的面具之下,但那双眼睛却让她深深的迷恋。多情,痴情,却有无情!

  她小时听娘说过,这庄子中有妖孽存在。冷庄是被诅咒的世界,而他,是带来一切灾难的祸根。娘不让她到那有妖怪呆着的院子,可,越是不让,她就越想去。因为,爹喜欢那儿,而娘,厌恶那儿……

  那晚,她悄悄的跟在爹的身后,进了那迷般的院子,见了那妖样的人。

  银色的拖地长发,银色的及地长袍,白皙的**比庄中的寒玉还要耀眼,细嫩得似乎可以滴出水来。在月光的注目下,他的身子发**着莹莹的光亮,整个**艳而又圣洁。这就是娘说的妖怪吗?迷人心惑,动人心扉,深入人心,永世难忘!

  他哭了?虽然看不到他的样子,但那被月色反**的珠光,那落地的珠儿,那轻微的抽涕……他是真的在哭。很伤心,很伤心,让她的心也揪了起来,爹的心……也是。整个晚上,爹都在那儿站着,陪着,而她,也在那看了一宿。直到睡入梦中,她才见了那梦般美好的面容和那微微泛红、依旧带着泪痕的双眼。金色的,妖异夺目,伤痕累累……

  半年后,爹死了,娘疯了。她在五岁生日之时,见到了那被娘一直咒骂着的长老。那位似乎活了好久好久,害了冷庄所有人的老人。见着他的第一眼,她就知道,他,是他,那个狐妖,那个哭得让她也落泪的妖,那个害了爹一生,毁了娘一辈子的妖,那个让自己沦陷的妖精。

  冷庄的主子都是美人。爹是,爹的爹是,她也是,而且,她是这冷庄历代中最美最美的人儿。她喜欢将自己打扮的美美的,让自己象朵娇艳的玫瑰,出现在那人的面前。就算他不理我,不看我,只**眼中有他就好。她相信,只要自己继续这样下去,总有一天,他的眼中会有自己,只有自己……

  他什么都顺着她,她要什么就给什么,想什么就做什么,但,她最想要的却中也得不到。

  她想知道他的名字,却永远也无法知道;她想看他的摸样,却永远只能躲着远远的瞧上几眼,永远只看的到他的后背;她想让他娶她,总是故意在他面前取下纱帽,说着是冷庄的规矩,他却总是面无表情的默默走开……

  她高估了自己的耐性,她越来越想得到他,越来越想让他只看着自己一个人,不想其他,忘记那个一直在他心中,让他心碎的人。她越来越不愿只是守着他,伴着他,她想靠近,想接触,想让他的眼中……有她!

  她故意将自己的面目**在下人面前,想让那些人痴迷的眼光引他注意自己,他,却只是冷眼的杀了他们,眼中依旧无她;她故意离开冷庄,将自己展现在外面的世界,他,却从未前来寻她,眼中依旧无她;她在他饭食中下药,他,却只是将自己关在屋中,将她驱赶而出……庄中的人都说她疯了,怎会去爱一个老得可以做自己爷爷的人,她却依然如故,只是想着让他知道自己的爱。她开始**,开始不择手段,换来的却只是更大的伤害!

  高傲的花啊,你弯下自己的腰,折了自己的刺,却只是让自己变得更加不堪,失了真实。最终,我还是被他送走了。**那年,我选了自己的主人。玉清王爷,一个毫不掩饰自己**的男人。会选择他,只是因为他的眼中同样的没有自己,他和自己一样,有着一辈子都无法得到的爱人。我们都有罪,我们同样爱上了养大自己的人。他爱的是他的父,我爱的是我的妖……

  这下,你总该记住我了吧?**离开你了,**投入别人的怀抱了,在不会有人象我这般的爱你,在不会有人在你哭泣的时候默默的看你,在不会有人守着你,在你面前述说着爱你……你总该记住我吧?至少,我为你做了这么多,我为了你,而选择生下你一直等待着的孩子,就算这会为自己带来灾难。

  在他即将成**的时候,在他即将达成报复的时候,我生下了孩子。一个会毁了他的孩子。那些听命于冷庄之人早就不愿听从他的调遣,早就不满他的作为,如今,该是正大光明拒绝的时候了!少庄主已生,庄主也就不在存在。玉清王府,失去了他最大的筹码。

  看着怀中才四、五岁大的孩子,你真就是他等着的人?你真就是他恨了千年之久,夺了他所爱之人的罪魁祸首?不管怎样,我保了你五年,无论无何,我守了你五年,就算你不是我爱的孩子,就算你只是我让他注意到我的棋子,至少,我会让你活下去……

  他的脚步已经近了,他的手上该是拿着那锋利的宝剑,他的心该是充满着怨恨,他,想杀了自己的孩子,这个毁了他最后一博的存在……

  我会让你活着,只要有你,他就一定会记着我,**让你活着,无论将来你会如何,至少,你代表着我的存在!

  我的身护住了怀中的孩子,我的身刺入了冰冷的宝剑,而他,比我更早一步的见了他想见之人。你比我幸运,至少,你死后可以找到你心中之人。可我呢,我的妖啊,在我死的时候,也没有出现在我的眼前。

  “你不能死,绝对不能死!我为着你而死,你是我的延续,你必须活着,代替我活着。如果你轻易的死去,那我做鬼也绝对不会原谅你!”是啊!你是我让他可以看着自己最后的希望了!就算他不爱我,就算他眼中没有我,至少,我把他想要的给了他!至少,他也会在看着你的时候,在心中想起我吧!

  “找个真心喜欢的人,只要他能对你好就行了。不要求的太多,只要是你要的,只要他愿意爱着你,陪着你,心中有你便已足够。不要奢求的太多,冷庄的诅咒容不得我们有过多的要求……”冷庄的诅咒啊~是我自不量力的爱上了妖,是这冷庄中所有庄主的悲哀,因为,我们,都见着了妖,爱上了妖,心甘情愿,注定的灭亡,消散……

  我的妖,你太过的多情,太过的痴情,你的爱,让我堕落,让我毁灭,你的爱,让你对我冷酷,对我残忍……至少,如今的你,眼中,该会有我了吧?

  37番外梦四

  第一次见到他,是在被皇兄第N次逮到的第二天。当时,我正在院子发着闷气。一边用石头丢小鸟,一边口中不停的骂,骂九五之尊,当今皇上。骂了又如何,反正从小到大我骂他不只上千回,被他听到不只万回,哪次不是瞪瞪眼,打打**就完。

  “死皇兄,禁了我的武**,把我关在这个破地方!混蛋,坏蛋,王八蛋,臭鸡蛋,烂鸭蛋,坏鹅蛋,死皮蛋……”呜~肚子饿了,好想吃街头那家黑店做的糕点。

  正想着,忽闻前院一阵吵声,定是皇兄回来了!

  哼!这就找你算帐去!装着张满是愤怒的脸,心里开始满意的幻想皇兄无奈又宠腻的神情……风过,一**人影快速的与他擦肩而过,紧接着,又是数人跟了过去。

  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……刚才过去的是皇兄?那个总是跟着他,眼睛总是围着他转的人?十八年来……他第一次尝到被人忽视的滋味,真**难受!

  “易~照~夕~~!”你完了,进黑名单了,**把你排在第一位!

  我在级断的时间内知晓,皇兄救了个孩子,一个仙般的人儿。但是,由于皇兄对我的忽略,我决定讨厌他,欺负他。

  好一个仙般的妙人儿!黑琉璃的眼闪两如星,雪般白净,精致清秀的脸,温文如风般出尘的气质,让人不得不喜爱。但,我就是讨厌他!因为,他占了我的位置!皇兄总守着他,看着他,抱着他,把他当珍宝般护着。明明不久前,那还是我的专利!可恶!可恶!长得漂亮了不起,受了重伤了不起,惹人怜爱了不起……我现在正式宣布,他是我的敌人!不是他死,就是我亡!最后,在一万七千六百五十八比零的情况下,我输得凄凄惨惨,可怜兮兮。

  我一共绊他275次,他丝毫未损,我却被他“不小心”踩脚32次,推下池塘78次,撞上假山、石柱等结实物品165次(至今尚未变蠢那时上天保佑!);我抢他吃食186次,其中48次被皇兄发现未遂,92次泻肚,起麻疹、红斑点、绿斑点、黄斑点……五颜六色共计46次;偷袭其睡觉,被迷昏103次,点穴276次,脸上画花54次,挨打18次……总之就是我倒霉,很倒霉,非常倒霉……望天哭喊:“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!”本本血泪,说不出的哀伤!

  我相信我是强者,不能说是第一,却也是极为稀有,但他,让我输得心服口服,一败涂地。

  我武艺极高,师傅曾说我是习武奇材,事实可以证明。领兵打仗我总是冲在最前,杀敌最多,受伤最少的人。可他,年龄比我小,却内力比我深厚,武**比我高强,应付暗杀更是比我熟练自如。在此之前,我以为皇族是最容易被杀手光顾的,可他明显比我更受欢迎。听闻江湖黑榜上有名的杀手组织,有八成皆因暗杀他而灭门。人,虽不全是他一人所杀,却绝对是为他而死。

  我很聪明,确实聪明,可他比狐狸更精。我从未是他对手。他是演戏高手,说哭就哭,说笑就笑,吐出的谎言连我这受害者都信以为真。明明就是他做的好事,却可以说成是他人自己的不小心。他脸上面具,做工比我精致,戴得比我牢靠,比我稳当,比我厚实。没有人也不可能有人真正知道他的心。他的唇在笑,眼在笑,若春风轻抚,若细雨**,心,却似笑非笑,非笑又似笑。

  我很怕他,异常的惧怕!他是朵高洁却又身含巨毒的花,让人敬畏而又沉迷,没有人会不喜欢他,没有人能够真正的厌弃他,除非他自己愿意。他是插满刺的果子,在接触他人的同时,不但将那人刺得鲜血直流,更让那刺扎进自己的身体,让自己的躯体快速腐烂。他是陷阱,异常的危险,带给我比独自一人面对千万敌军更庞大的恐慌。所以,**远离他,皇兄要远离他,我所在乎,希望起幸福完整的人都要远离他,越远越好!

  我拿他当朋友,希望他幸福。但,我深知,能**他心的人不是自己,不是皇形,不是我们这种平凡的人类。他的心藏得太死,伤得太重,我们抚不平它,压不下它,无法为他疗伤!我们这种人,接近他,只有死路一条,在相互伤害中自己灭亡,在深层的悲哀中,寻求着自身的毁灭。他的要求太高,他的希望太大,他想要的其实很简单,但,放在他的身上却又是那么的艰难……

  我躲他,防他,避他,驱逐他,费劲心机,却还是极为悲惨的被命运所作弄,难逃一死!我欠在他手中的情,似乎永远都还不上!

  我爱我的皇兄,不是兄弟的爱,不是血缘的爱,而是情人间的。我深刻的知道,皇兄也爱我,不是兄弟的爱,不是血缘的爱,同样是情人的。但,他是皇帝,我是臣子,是王爷,是他的兄弟,拥有血缘的牵伴。若我只是平凡的男子,也许,我可以呆在他的身后,成为他的后宫之一。但,如今的真实,眼前面对的现实,永远都不可能。我们不能在一起,绝对不可以!所以,我一直躲着他,我享受着他的温柔,他的宠爱,却又极为残忍的逃避他的感情,忽略他的付出。

  但是,最终,我还是选择了接受!我必须接受,不得不接受!遇到了这种情况,没有人能不接受!=。=

  我被止住武**,身中强力**外加半个时辰的软骨散,睁着血红的大眼,看着自己貌若春花却不失英挺的皇兄跳了场火辣妖媚的**舞。在四肢能动后,我扑倒了皇兄,压了上去。边运动,边不停的苦恼。

  妈的!不就是一次和他吵架,说漏了嘴,说他是个假人,害怕接近他人,是个胆小鬼……不就是半夜起床乱走,撞到他与一古怪会发光的珠子进行自答式对话,偷听了点他的那么点小秘密吗!有必要如此对付我吗?我都发誓绝对不会说给第二人听了的!

  一夜**的第二天,我问皇兄为何**他,而非他得到我。谎兄很明确的告诉我,如果他强上了我,便会被我记恨一辈子,永远也得不到我!可我若上了他,光凭内疚,就够绑我一辈子!更何况我和他是互相喜爱。这话,**该死的对了!我无法不对皇兄负责,无法不爱他,无法再次的压抑自己的情感。我,只有投降。

  但是,这该死的主意是他想出来的!他拍拍**走人,却留下一封该死的情书,毁了我好不容易得到的温柔!并且,拐走了我的爱马,包括我的家产,就连我的王府也被他一卖了之。就算我以后长住宫中,就算我在没有回王府的机会,他也没有权利处置我的财产!我就是放着它在那里生虫,也好过进了他的腰包!我气,非常气,气死我了!所以……我落跑了!谁叫皇兄那么听他的话,和着他一起欺负我!惹不起他,对付皇兄总可以吧!想缠着我一辈子,门都没有!想压我,窗都没有!想娶我丢我的脸,针眼都没有!皇兄追我就逃,累了就休息,榨干皇兄后继续跑!我和皇兄,在他的插手下,就这样你追我逃一辈子了!

  至于我到底有没有被皇兄那个……咳!等他哪天生日,碰上我心情好,又刚好被他逮到的哈,也许会……想想皇兄第一次时叫的那惨劲……还是不行!继续榨干他好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