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六章 最终的结局
作者:醉梦已醒 更新:2019-10-29

  萧弦和白素素失声痛哭,泪流满面,不停地喊着师傅,喊着大哥,想想师傅对自己多年的培养和教导,情深意重,恩同再造;还有与大哥的结义之情,几番同生共死,非一般的感情可以代替,突然间师傅和大哥都没有了,心里实在没法接受……众人也悲愤到了极点,谁也没办法将闸门打开,均都迟迟不肯离去。南震天等大家伤心了一阵,劝大家节哀,化悲痛为力量,去找罪魁祸首李亚图去算账。萧弦和白素素死活都不肯离开,樊奎也嚎啕大哭,不停地责怪自己,感觉自己无能,也不肯走。南震天一时没有了办法,只有让慕容卓夫妇、石磊等人留下来照顾他们,自己和郑天柱,带领着大家,一道去追赶李亚图。

  再说京城的早晨已不像往日那样恬静,到处是一派沸腾之声。薛剑、九孤玄剑、普渡天尊和一队官兵,簇拥着小皇子的金銮御驾在四门走过,御林军、禁军纷纷抛枪弃矛,高呼万岁。城中到处张贴安抚告示和悬赏捉拿李亚图及其党羽的通告,京城在逐渐地恢复往日的秩序和安定繁荣。预计不久的将来,到处都会莺歌燕舞、龙凤呈祥。呈现出一个崭新的、让人敬仰的太平盛世。

  徐奕和薛剑帮助皇子整治朝政,筛选官员,恢复各司各院,更改年号,准备登基大典,一应事体在紧锣密鼓中进行。相关繁琐的事情,在这里不再赘述。

  原来,李亚图和他的党羽候集在摄政王府,自闻禀草料场起火,又听报南大门已经被攻破,知道自己的大势已去,不敢再在府中停留,于是启用了最后一套方案,携带了祖皇遗留的鸳鸯宝剑,一边吩咐西域仨尊者立马去府前迎敌,一边让家人携带好珠宝细软,金条银两,然后燃起数枚火把,带着一帮护卫,从暗道仓惶逃遁。地道的出口在京城外一树林中,趁着天黑,这帮人急急如丧家之犬,没有往日的威风,跌跌撞撞,直奔归隐山。

  也许是天意,让这帮人能够多活两天。他们一路上没遇到阻隔,顺利地来到了归隐山。李亚图让人拿着他的手谕,跋山而上,来到归隐寺作了交割,打发了在寺中护守的地方官员,再下山迎接主子李亚图和他的家人,以及一帮追随多年的死党羽。

  李亚图一时兴致大发,带着一帮人游览了寺院的各个殿宇,欣赏着伟大的建筑和神奇的设计;抚摸着金身佛像,口中念念有词,一付道貌岸然的样子,完全把自己当成了佛家弟子,或者是虔诚拜佛的修心人吧,真是好笑!

  意犹未尽,李亚图把归隐寺当成了另一个逍遥王国,要好好地在这里享受一番,看看归隐山的风景,自由呼吸这里的新鲜空气,甚至睡在佛像的脚下,聆听所谓的佛音。然后再沐浴更衣,烧香拜佛,虔诚祷告,急不可耐地吩咐手下去做准备,随时能够开启祖皇遗留的富可敌国的地下宝藏。

  李亚图突然犯困,和衣睡在十八尊罗汉的香案旁。在虚无缥缈中,他跟随一位白发、白眉、白胡须且白色衣装的上尊仙者,被浮云托着,升至仙界的凌霄殿。他举目一看,见这里群仙聚汇,音乐和鸣,云缠雾绕,一派氤氲之象。众仙都拿眼睛看着他,没有说话,也没有表示什么。他正不知所措间,猛然间听到引领他来此的上尊仙者厉声斥道:“李亚图!汝身为地界的臣子,位居众官之上,权力倾野,不知满足,不好好地报效社稷,反而鸩毒地界的真龙天子,欲搞政变,祸国殃民,天怒人怨,汝知罪吗?”

  李亚图胆战心惊,支支吾吾道:“皇上过于软弱,昏庸无能,影响社稷正常的发展,使天下…大乱、大乱,民不聊生,非下官有意要谋害他,实非万不得已,而是为社稷作想……”

  “一派胡言!死到临头还强词夺理,不知悔过,实在可恶!胡作非为,天理难容,让你死后下十八层地狱,永世不得翻身!”

  李亚图被斥骂得大汗淋漓,惶恐万状。这时从众仙的身后走出一人,李亚图拿眼一看,正是自己的皇上,被惊得目瞪口呆,不能言语。

  皇上缓步向他走来,咬牙切齿道:“李亚图,孤家待你不薄,你却毒害寡人,要夺朕的江山,狼子野心,心如毒蝎,还我命来吧!”说后一掌猛然推了过来。李亚图未曾留意,被推了个正着,从上界的凌霄殿跌落凡间,一时魂飞魄散,正要喊叫救命,却猛然醒来,发现竟然是个恶梦,这一骇不打紧,浑身却被汗浸得湿透。

  李亚图要身边的老臣详梦,主问吉凶。言:犯凶,恐有不利。李亚图更加心慌,决定提前开启宝藏,防止夜长梦多。

  归隐寺的和尚栖身之所被李亚图强夺后,被逼出外化缘,看到缉拿李亚图一干人犯的海捕文告后,来京城报官。徐奕得知情况后,知道李亚图要孤注一掷,开启祖皇遗留的地下宝藏,于是准备亲自统率官兵过去捉拿。九孤玄剑、普渡天尊等众位英雄因不放心军师以身涉险,都要跟着一道过去。其实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,就是想亲手擒住李亚图这个国贼,让他绳之于法。

  柯索成和马明坤的死,徐奕心里非常难过,社稷失去了两个栋梁之才,但前面的路仍然要走,明天还要继续,自己对未来还有一份责任,只能做好当前的事情。

  众人选乘了快马,带着一队官兵急速上路,但还是迟了一步。等大家到了归隐山前的时候,正赶上归隐山消失的过程。众人全都惊愕不已,一起勒住马缰,无数双眼睛一起停驻在眼前匪夷所思的一幕画面。

  原来李亚图要提前动作,命人将祖皇传下的双剑插入了两只灵鸟的嘴中,只听吱吱有声,不一会,寺塔顶端一颗硕大无朋的球形巨石,慢慢地滚落下来,将地面砸了个很深的坑,机关再次被启动,山坡一处突然断裂,展露出一扇石门,然后自动地打开。

  李亚图大喜,吩咐手下点燃了数枚火把,让一些人在前,自己夹在中间,心中满怀着狂喜,和家眷、爪牙以及一帮死党向隧道深处走去。

  祖皇真是用心良苦,早已算计好。机关既然已被启动,总会有个结果。没一会,藏宝隧道的石门自动关闭,瞬间天崩地塌,飞沙走石,内里所有的人,全部被埋葬其间,无一生还。大约半个时辰,声消尘落,密室处悠悠升起一块石屏,屏的正面有几排遒劲有力的大字呈现出来:凡我子孙者,昌盛不衰而不用其宝,若启用其宝实属愚蠢之辈,不可治理社稷,宁缺毋滥。或有心术不正之徒,鸡鸣狗盗之辈存有妄想,孤家用诸葛孔明之遗计将其毁之,以警示后人,才要正用,不可存有妄想。

  南震天等人也赶来了,和徐奕、薛剑等人看到归隐山的毁灭,目睹了碑屏上的文字记载,心潮跌宕,感叹无限,像李亚图和他的一帮党羽,坏事做尽,专横跋扈,到头来只是黄粱梦一场,还被埋葬在归隐山腹中,这个结局够悲催的,其实,何至于此呢?   (本书完)    起点中文网

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!

手机用户请到阅读。